鲁抗医药

50年砥砺前行 · 呵护人类健康 Innovation , Premium & honesty
  • 鲁抗 · 纵览与动态
  • 创新 · 视野与突破
  • 品质 · 坚守与严苛
  • 品行 · 胸怀与责任
新闻资讯 NEWS CENTER
OUR PEOPLE多彩鲁抗
Date:2018-06-13
父亲


       小时候对父亲的记忆是——瘦削高挑的身材,不苟言笑,严肃到让人惧怕,我与弟弟从未敢在他跟前绕膝放肆的玩闹过,因为怕被训斥。那个时候,父亲和母亲因为工作的原因是分居两地的,父亲每隔一段时间,有时一周,有时一个月,都会回来小住几天,或许是单位给的假,也或许因为太想念家人。父亲是属于情感内敛型的男人,那份藏在心里的想念是不会从中吐出的,唯一让我们感受到父爱的是每次被父亲捎回来的诱人零食——糖果,小点心等。那个时候我最爱吃父亲买的面包,面包表皮被烤成棕红的颜色,硬硬酥酥的,不用放在鼻子处嗅,就能闻到那香甜的味道,外皮香脆,里面酥软,含在口中的感觉仿佛品尝天下最美味食物般幸福,现在市面上出售的老面包与之香味有些相似,只是口感相差甚远了。

       那个时候的父亲行为举止依然遵循着旧时的传统,比如有客人在家用餐时,孩子不得与客人同桌,若是男客人,女人也不可,关于这种传统,小时候的我还是挺排斥的,因为那一桌宴席的诱惑,在那个吃肉并不经常的年代,肉菜的魅力大到会让不谙世事的孩童无法掩饰的涎水丛嘴角外溢,即便母亲会给我们姐弟单盛一些肉菜放到另外的小桌上,但大桌的魅力仍然滋滋地吸引着我。如今的我,对待美食,有时候也仅限于用目光去欣赏了,在健康与保持身材的约束下,吃素比较多,俨然已没有了年少时的吃货特性了。

       慢慢长大的岁月离里,父亲的关爱依然是通过妈妈的口述传递,他从不会对我姐弟说什么煽情的话,也没有用肢体表达过。在我和我弟外地求学的日子里,偶尔会给父亲写些信件,但回复的总是母亲,母亲会把父亲想说的关爱的话付诸于笔端,用另一种方式的父爱传递给我们。

       后来的后来,我与弟都工作了,都成家了,也做了母亲,做了父亲,而我们的父亲却老了。老了的父亲,仍然不苟言笑,仍然情感内敛,身材仍然瘦削,却已不高挑,微驼的背承载着岁月的沧桑。老了的父亲,行动思维都有了些迟缓,身体也出现了状况,也出现了耳背的情况,说话也絮叨反复了,晴日的时候,会拿一有靠背的椅子坐在树荫下,感受穿过树叶的阳光的照射,斑驳陆离的光芒在脸上身上晃动,父亲的眼神是安详平静的,带着对现如今生活闲适的满足与幸福,偶尔有调皮的孩子从他的身旁嬉戏,他也会扯开嘴角的笑出声来。每次当我捕捉到父亲如此的一面时,心里总有种酸涨的感觉,不知道是因为父亲开心的幸福,抑或是因为慢慢老去的父亲。

       父母的爱是最无私最伟大的,做为儿女的我们穷尽一生都无法全部回报,我们能够做的最大的孝顺便是多些时间陪伴他们,把自己的生活过的开心让他们放心,如此便好!

      在父亲节即将到来之际,仅以此文献给我的父亲,也献给天下所有的父亲,愿他们父亲节快乐!          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---汤静
SHARE WITH OTHERS